是我上了大学,还是大学上了我?

   回学校等了半个月的通知,杳无音信,简历犹如一颗颗沙粒石沉大海。查找管璇电话,发现我压根就没记过他的号码。

    艰苦卓绝的求职历程,让我坚定的认为找工作是这个世界上仅次于宫刑的最痛苦的事情。于是,金庸小说里面的一个个欲练绝世神功而挥剑自宫的大侠的伟大身影,不时的闪过眼前,让我钦佩不已。
整日穿梭于大大小小的招聘场所,承受了大小不一的白眼冷待。以平均每天40份的速度发送求职简历,我想,如果照这个速度发展下去,那么在不久的将来,武汉的街头巷尾、男女老少就会人手一份以某大学生1寸免冠登记照置顶的简历。那个时候,扫大街的环卫大婶会为清理应接不暇的垃圾纸屑而叫苦不迭,捡破烂儿的老头儿会因生产资料过于丰富而夜以继日的加班加点,蹲在满是裂痕的墙角偷偷拉屎的小伢会敏捷的抓住一张被风吹过的A4打印纸,然后如获珍宝的在揉过之后把它伸向屁眼。他们可能都来不及理会究竟谁才是这份简历的主人。

    4年的时光
    一闪而过
    我拼命挥手
    却来不及抓住青春的尾尖
    在镜中审视自己
    原来自己丝毫都没有长高
    我摊开双手
    依然空无一物
    啊,我把青春给了谁

    时至今日,只要我想起网盾那小子和管璇,还会因为精神遭受过度刺激而导致反胃、局部痉挛、新陈代谢紊乱、内分泌失调并伴有遗精不规律等症状的出现。回想起当时我走进了一所大家憧憬的大学是多么的骄傲,而对他们那些没考上大学的、被开除的同学是多么的不屑一顾,可是倒头来,我学会了什么?四年里我学会了如何在游戏里生存,如何轻松自如的辗转于两个女人之间,四年的光阴,我用8万块钱奠基了我的青春,扪心自问一下,到底是我上了大学,还是大学上了我?
    大学毕业半年了,我依然无法找到属于自己的工作,依然无法自食其力的生活,只好终日混迹于网吧,沉溺于各种网络游戏,穿梭于光怪陆离的虚幻世界。像是一个未曾经历性爱的处子,每夜只能蜷缩在阴暗的角落依靠双手和幻想满足日益旺盛的欲望。

点赞 (0)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