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研教室找个位

每天的忙碌,只想着要好好地学习了该好好地复习了,可是这忙碌还是只给别人看的,自己还是浮躁在表面,不能真正地安静下来。
计划的内容从来都没有按时完成过。
总是自我暗示不要担心不用操心,可是还会在偶尔的瞬间感到迷茫无助。
在看书的时候,总想拿出手机,总会不知不觉地发呆跑神。我知道自己正受周围的许多东西影响着。

最近都关注这考研教室的座位,虽然自己坐的位置别人还没有把东西清走,虽然考研教室的位置看似都已经被占完了,但自己从来都没有为这个太担心。
我总认为我不会缺少考研教室的座位的。可是,当别人把小屁坐了一个星期的位置占走了的时候,小屁哭得稀里哗啦。
一开始的时候小屁总催让我去考研教室占位置,于是我去找了一排座位,用课本占着了。
后来小屁来了却自己去找个座位坐着,说我不该找的座位不该是连在一起的而不是前后排的。
公共考研教室的座位,很多一直都是那样,上一届的传给下一届认识的同学,所以小屁被别人挤走也是可以预料得到的。
但小屁不这样想。她在电话里哭着大声地抱怨,她说我们学校的考研教室太少太差,管理也差,却没人去反映,说不该我们学院没有专门的考研教室而其他有的院系都有……
我说这些每年都有人提出来的,但是真正能够起到多大的作用呢?
小屁却说正是因为每年都反映每年都是这样,就更应该去反映。

前几天我们上课的教室没有安装投影仪,老师说现在是“学生听老师的,老师听领导的,而领导听学生的,所以这些问题学生向领导反映才会最有效”。
突然感觉小屁确实是对的,没人去说,现状永远都不会改变。
想起去年学期末复习的时候,小屁说东区教学楼的厕所里的灯坏了也没有人管,夜晚在那自习她们都不敢去厕所。
人家都能将就就将就了,可小屁不干,她找管理员阿姨说,第二天灯就修好了。
我们很多的人,都总是习惯顺从,习惯现状,不喜欢去“多管闲事”,不喜欢去接触去改变那些不是不得不改变的事情。
于是,就一直地将就,一直地忍让。
有些事情如果我们多一些坚持多一些要求,是可以更好的。
一味的凑合形成的惯性会毁掉很多本来很美好的东西。
你凑合生活,生活也凑合你。
在这方面确实有点佩服小屁。
所以当小屁要求我们给院长发邮件反映的时候,原本对此不屑的我,用四个QQ号一连发了四封E-mail。
不管结果怎么样,但是我们已经做出努力了就不会再惋惜。

只是小屁还是没有座位了,而我旁边的座位她又不愿意去坐。
所以,我就说你来我那坐我再找个位置去。
其实在开始小屁怪我没占好座位的时候,我就想说即使我还有一个位置,那个位置也会是你的。那时候我也总认为找个位置不是件困难的事情。
不过小屁还是会在意着一些东西。
所以我给认识的去年考研的朋友发短息,要他们在考研教室的座位。
小屁总说我人缘太差连个座位都找不到,其实我只是不习惯去麻烦别人,希望能够自己搞定的事情就靠自己搞定。
虽然找到了一张放在考研教室讲台黑板下的桌子,但去坐了一个晚上才知道坐在那有多么地别扭。
腿不能伸直因为前面有墙壁挡着,椅子和宿舍的一样但这样的椅子坐不了多久就会屁股疼而要不时地更换坐姿,因为靠近过道身后总有人走来走去于是自己也会不由自主地频繁回头。
少习说他给了少军一张桌子但是是在墙角的,少军就想用这个桌子放东西然后复习的时候就随便找个位置坐着。
这倒是个不错的方法,我想以后我也应该这样子。

当早上看到小屁在新随园吃饭的时候,我想说不要喝甜的粥那个不好,皮蛋瘦肉粥和豆腐粥是咸的也很不错的,我想说不要太在意那些了一个位置而已你说过不开心不能超过两天的。但是最后还是只是过去打了下招呼就离开了。
我总是不习惯于用言语去关心别人,总是认为能不说的就用说。
我确实是不善于交际的。
或许也正因如此我认识的同学以外的朋友才会少之又少,而能够真正算得上很好的朋友的更是屈指可数。
或许和小屁间不会再像去年那样那么无所顾及,但小屁还是会是一个很好的朋友。
不管怎么样,选择了考研路,还是要昂首扩胸地向前奋斗。

点赞 (0)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