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大学生被强奸几近崩溃 难道小姐真的那么色?

一名男大学生自述在诱骗下误入了一个卖淫团伙的巢穴。他的几次抗拒均未成功,在招待所里他被胁迫同卖淫女发生了性行为。

 

此事在他的心里留下了巨大的阴影。思虑再三,他放弃了报警。最近,几近“崩溃”的他以匿名方式向北京一家健康网站的医生求救……该网站派出心理医生千里迢迢对其进行心理援助。本报记者随行,对受害学生指认的事发现场进行调查,发现其中暗藏玄机,很难断定这只是一个偶然事件。

 

而今一周过去了,人们的目光再度集中于这个男大学生的受害过程,本报希望此事能引发更多人的思考。

 

翌日,北京心理医生坐上了开往河南郑州的汽车。据网站的负责人牛道春介绍,5月1日,一位叫郑立君的男大学生将自己被“强奸”的遭遇告诉了在线的值班医生,并称此事给其造成了严重的心理障碍。健康网决定先期派出心理医生,赴郑州对其进行心理干预。

 

经过两天大海捞针式的寻找,心理医生一行找到了郑立君。他讲述了十多天前自己的耻辱往事。

 

事发

 

男大学生自述被迫发生性行为

 

4年前,郑立君考进了郑州一所大学,开始了他的大学时光。在同学们眼中,除了广博的学识外,他良好的品行和温和的性格赢得了许多赞许,以致了解他的同学们发动班委会“倒幕”,拥立他为班干部……

 

郑立君来自河南南部城市,家在郊区,父母都是农民,除了他,他的弟弟也顺利地考进了河南省的另一所大学。兄弟俩的勤奋和成功,令乡下的父母感到无比的荣耀。

 

然而,十多天前发生的一件事却打碎了26岁的郑立君骄傲的梦,他认为那次遭遇是个“耻辱”。

 

事发

 

男大学生自述被迫发生性行为

 

4年前,郑立君考进了郑州一所大学,开始了他的大学时光。在同学们眼中,除了广博的学识外,他良好的品行和温和的性格赢得了许多赞许,以致了解他的同学们发动班委会“倒幕”,拥立他为班干部……

 

郑立君来自河南南部城市,家在郊区,父母都是农民,除了他,他的弟弟也顺利地考进了河南省的另一所大学。兄弟俩的勤奋和成功,令乡下的父母感到无比的荣耀。

 

然而,十多天前发生的一件事却打碎了26岁的郑立君骄傲的梦,他认为那次遭遇是个“耻辱”。

 

买票时有人要给他“名片”

 

今年4月28日上午,大四学生郑立君从郑州赶赴洛阳应聘。两天里,郑立君顺利地通过了面试。考官传递的信息暗示,他极有可能获得这份工作。

 

两天后,郑立君心情愉快地来到洛阳火车站,准备返校。

 

4月30日12时,洛阳火车站人流如织。郑立君注意到,火车站附近,有一家长途汽车站。为了早一点回学校,郑立君准备放弃买火车票,改乘汽车。

 

郑立君正要离开火车站售票厅时,一名中年男子出现在他的面前。

 

郑立君看到,这名男子“大约30多岁,一米六几,身体很壮实”。郑立君对此人的第一感觉是热情。

 

这名男子张口就问:“兄弟,你是去郑州的吧?”郑立君回答“是的”。

 

“那男子就对我说,坐他的车走吧。因为当时我想省点钱,所以就问他,你的车要多少钱。他说,‘我也是郑州的,我们算是老乡,别人要25元,你就给20元吧’。我一听很兴奋,因为我从学校来洛阳的时候车费是30元。这一下子就省了10块,所以就跟他走了。”

 

“走着走着,我问他你的车呢。他说先等一会,车一会就过来。我说,得等多长时间,他说半个钟头吧。我想既然能省10块钱,那就等吧。”

 

郑立君跟着这名男子,穿过火车站广场,又穿过一条马路,走到火车站对面的一条巷子里。路上,这名男子对郑立君说:“我给你几张‘名片’,以后你帮我宣传宣传。”

 

“我以为,他是让我以后在同学中间宣传宣传他的车。”郑立君说。他跟着这名男子走进一家客栈后才明白“名片”的含义。

 

无意中闯进“淫窝”

 

这名男子带着郑立君在一家叫涌泉招待所的小客栈停了下来。在客栈门口,郑立君看到一个露着后背的女人在洗衣服,他赶紧扭过脸。

进了客栈,他看到有个50多岁的老人迎了上来,两人简单交谈后,他被中年男子带到走廊里面的一个房间,房间狭窄,放着两张床,床上铺着白色的床单。他留意到,房间的斜对面,还有一个走廊,分布着另外几间客房。

 

落定后,中年男子告诉郑立君,他以前当过兵。“反正是老乡,以后来洛阳就到我这儿住。”紧接着,中年男子说:“实话对你说了吧,这是我开的妓院,在这里你好好玩。”说完,起身就对外面叫了一声:“来来来,把我的几张‘名片’拿来!”

 

从未经历此事的郑立君一下子蒙了,他惊得手足无措。

 

由于抗拒遭到恐吓

 

“这时候,进来了一个身穿紧身衣服的女人,我立即明白了‘名片’的意思了。这个男子拍拍我的肩出去了,我已经紧张得说不出话来。那个女人的话和动作很粗俗,把我吓坏了,我只能装得很镇定。”郑立君事后回忆说,“我毕竟还是个学生,她的年龄和我差不太多,大约27岁吧。我和她谈了一会,她看我很不配合,就问我是不是处男,我说是,然后我就告诉她,我到现在还没谈过恋爱。我还很学生气地跟她说了我的性格和信念,我不知道她是不是对我有点儿理解和同情,等我说完后,她起身离开了。”

 

“当她刚把门打开,那个中年男的就进来了,原来他就在房间门口守着,跟他一同进来的还有另一个男的,个子较高,有一米八左右。这次进来,男子就没有笑脸了,他们看我是个学生,性格比较软弱,所以就骂骂咧咧的,他让我快点做完走人,又说他们老大就在外面,惹怒了他,我的小命难保。”

 

这是郑立君受到的第一次恐吓,恐吓完,两名男子就走了出去。紧接着进来了第二个小姐,大约18岁。

 

“她很大胆,对我动手动脚,我很害怕,就躲来躲去。房间有两张床,我根本就不想和她坐一张床,我还很有礼貌地请她不要碰我。她试图摸我下面,我下意识地用手紧紧护着那里,不让她碰。她就嘲笑我,骂我不是个男人。她劝我开放些,现在有十四五岁的都来玩。我当时只有一个念头,赶快脱身。然而,她告诉我,不做的话,我就走不了。”

 

这时,门又开了。一位40岁左右的老板娘冲了进来,“个子一般,微胖,很结实”,她身后跟着那两个男子。

 

“她一上来就劈头盖脸地骂我,问我到底想干啥,是不是想死,还说我要是再不给他们面子,再不捧他们的生意,就要给我点颜色,她威胁要让外面的兄弟进来教训我,其间根本没我说话的余地。”老板娘骂完就走了,第二次恐吓使得处于极度恐惧中的郑立君差点掉下眼泪来。

 

“可是,我怎么会甘心做那种事情呢?我就对那个小姐说,我把钱给你,但我不能做那事。可是她很坚决地拒绝了我,我很不理解。后来我才明白,他们这么做是抓住了人的心理,让这些人出去后不敢报案……”“被逼无奈,我就问第二个小姐,是不是必须做,她说是,不然你就别想离开,我就问那我要是做了,是不是就可以离开,她说是……我太想离开了,就只好和那个女的发生了那件肮脏的事情……”

 

被迫就范后遭到搜身

 

郑立君说,那件事简直就像一场噩梦。在事件中,他发现自己反应迟钝,在他被强迫和卖淫女发生性行为后,他遭到了搜身。

 

“那两个男的进了屋,要我交钱。我就问多少钱,他们说,有多少给多少。然后,那个一直阴沉着脸的高个男子就上来摸我的衣服。我兜里放着400元钱,他全部摸了出来,又摸出我的身份证,由于手机藏在口袋深处,他没有摸出来,逃过一劫……这时,这个男子让我把银行卡交出来,我说没带,他才罢手。中年男子把身份证还给了我,又还给我150元钱,他说,本来做一次只要50元的,你浪费了我们的时间,所以收你250元,另外150元还给你,你坐车回去吧。”

 

一想到遭“强奸”就会落泪

 

现在,郑立君一想起那天发生的事就会落泪。他说,自己洁身自爱26年,第一次性行为却是同卖淫女发生的,这让他对自己感到不齿。他最终放弃了报警的念头,也不敢向身边的人提及此事,他生活在压抑中……

回郑州的路上他哭了

 

郑立君从涌泉招待所离开后,片刻不敢逗留,就到洛阳市长途汽车站坐上开往郑州的汽车。郑立君说,汽车开动时,他忍不住流下眼泪。郑立君后来向《华夏时报》记者倾诉时说,他有很高的道德原则和人生理想,他读过很多高尚的人物在面对威胁时的高尚做法。“可在这样一件事上,我却屈服了,我觉得我很懦弱、胆小……”郑立君陷入了深深的自责。

 

害怕自己染上性病

 

“我回到学校就赶快脱了衣服洗澡,用香皂一遍又一遍地洗,我嫌自己肮脏,害怕自己得性病。”

 

回到学校时天已经黑了,郑立君内心非常苦闷,他没有将白天经历的事情向身边的同学说,而是选择了告诉在另一个城市读书的弟弟,以及一个最要好的朋友。

 

回到宿舍后,他就上网搜索有关性病的知识,这其间,他曾闪现过报警的念头,但是由于担心因此可能出现的名誉扫地的情形,还是放弃了。

 

晚上10点左右,他打算去校医院咨询。“当时时间很晚了,咨询的医生已经下班了。”

 

向飞华健康网求助

 

5月1日下午,郑立君搜索到飞华健康网站www.fh21.com.cn,郑立君将自己的遭遇告诉了这位医生。5月8日,网站负责人牛道春翻看聊天记录时发现了郑立君的情况,他决定先期派出心理医生会同《华夏时报》深度报道部记者一起前往。

 

救助

 

北京心理医生郑州苦寻受害男生

 

在郑州历时两天的寻找终于有了结果,心理咨询师见到了郑立君,同他进行了面对面的交谈和心理疏导。郑立君说,他现在不是特别担心自己会得性病,而是担心这件事会对他的未来生活产生影响。

 

跋涉千里寻找求助者

 

5月10日上午,牛道春和飞华健康网首席心理咨询师王学军等人踏上了去郑州的火车。

 

由于郑立君在聊天中没有透露自己的专业,牛道春一行没有立刻同该校领导取得联系,而是一个宿舍一个宿舍地打听。

 

直到5月11日下午,大海捞针式的寻找毫无进展,不得已,牛道春一行向该校学生处一位负责人讲明了情况。这位负责人获悉此事后非常重视,帮助查到了郑立君的联络方式。

 

受害学生热爱哲学

 

记者第一次见到郑立君时,发现他憨厚朴实,衣着朴素,言谈举止十分拘谨。郑立君被“陌生人”约出去谈话后,不时有同学打电话问他,“出了什么事情”。

 

郑立君说,自己是个善良的人,奉行与人为善,以致身边的人非常愿意成为他的朋友。

 

当天晚上,心理咨询师王学军同郑立君进行了面对面的沟通和心理辅导。

 

王学军事后告诉记者,通过心理访谈,他能判定郑立君所述属实。“我发现,郑立君性格是偏内向的,他说话当中没有多少停顿,在眼睛对视的时候没有狐疑,对话中始终没有分心……从心理学上来判断,他所说的内容不是临时编出来的。”

 

“当时主要是跟他接触,给予受害人心理疏导和宣泄情绪,在提供心理支持的前提下,准备了具体的心理咨询方案,以完成后续支持治疗。”王学军说。

 

郑立君曾告诉王学军,他有两个担心,一是担心自己会不会得性病,另一个担心是,自己今后的生活会不会受到这件事的影响。

 

“我不知道未来在面对我的妻子时,要不要将这件事告诉她……”郑立君说,“我问过我的弟弟,也问过我的朋友,他们都劝我不要说。”

 

大学四年里,郑立君读过不少书。很多与专业无关的哲学书成为了郑立君的偏爱。郑立君偶尔也会引用一些术语,比如,心理学上的“注意”。

 

“我觉得我自己社会经验很欠缺,以至于会上当受骗。很多时候,我对弟弟依赖性反倒很大,当他指出我的弱点时,我会认真听取。”郑立君说。

 

探访

 

事发现场记者再被“拉客”

 

见郑立君的那天晚上,郑州下起了中雨。郑立君领着记者赶到洛阳,找到了十多天前的事发现场。当汽车在涌泉招待所停下时,郑立君显得很紧张,他说,自己一到这里就感到害怕。

 

当事人描述基本属实

 

涌泉招待所位于洛阳火车站广场对面的一个狭窄巷子里。这条巷子分布着几个招待所和小发廊,“涌泉”是其中之一,“洗头”、“按摩”等字样随处可见。

者走进涌泉招待所,发现门口有两位老人,客房空无一人。这家客栈的布局同郑立君所描述的情形基本一致:进入大门后,右侧有一条走廊,在倒数第二间客房和倒数第三间客房之间,有另一条垂直的走廊。每一个房间都设有一个床头柜,两张床,铺着白色的床单。

 

二次访问被“拉客”

 

5月12日中午,晴天,记者再次来到涌泉招待所。刚进巷子,就有一个40岁左右、身穿深蓝色衣服的女人上前拉客。此人面色黝黑偏红,她试图拉“客人”进涌泉招待所,见“客人”犹豫,“深蓝色”低声说:“我们这里能XX,50元一次,我们有18岁的‘小姐’……”

 

记者再次进入涌泉招待所,在一个小型客厅,见到了那位年龄约18岁的女子,按照“深蓝色”的说法,这个穿黑衣服的女子便是她们年纪最小的“小姐”。

 

这时,一位身穿黄色紧身上衣、米黄色裤子的女人迎了上来,此人年龄大约二十七八岁。“我们这儿一个床位20元,很便宜的。”见“客人”进入里屋,这位女子说:“还可以XX,一次100元。”按照“深蓝色”的说法,这个穿黄衣服的女子也是“小姐”。

 

此时,门口出现一个身高约一米六几的中年男子,身材健壮,最终,记者以“要去少林寺”为由退出客栈。

 

巷子里的人互相联络

 

记者一行将车停在客栈门口不远处,透过深色玻璃,仔细观察了这家客栈的动静:在巷子进口处,站着两三个中年女人,她们或蹲或坐,见有陌生人进入或经过巷口,她们就会上前“推荐”住处。

 

“深蓝色”往返于客栈和巷子入口处,负责组织和联络,并将拉到的客人领进客栈;身穿黄色衣服的女人在客栈内负责接待,很少出门,一旦客人进入,“深蓝色”就退出客栈,在门口徘徊。

 

中年男人很少出现在客栈。但是,下午两点左右,客栈里有个光着上身的男子试图走出大门时,这个中年男子就走进客栈,将他堵了回去。这时,“深蓝色”招呼了一声,位于巷子内的商店、发廊、餐馆迅速走出几个人,一齐走进涌泉招待所……此时,巷口的几个女人开始四处张望,在“深蓝色”的示意下,这些人又立刻返回原处……

 

报案

 

警方称“这种现象”有所抬头

 

洛阳市公安局接警处一位王姓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在洛阳火车站附近,他们每天都有人员24小时巡逻。

 

“我们所掌握的情况是,的确有人拉客人去旅馆住宿。至于是否有卖淫嫖娼行为,我们偶尔也会接到群众举报,但在处理上有这样一种情况,我们工作人员去了,当事事主最后却不知去向……”这位工作人员说,前两年,他们曾经对广场附近出现卖淫嫖娼的情况进行过集中整顿,这种现象曾一度销声匿迹,但从近两年接到报警的情况看,这种现象有所抬头……

 

记者将所掌握的情况向洛阳市公安局车站分局反映,一位姓崔的副主任称,他会将这种情况向领导汇报,然后才能做出决定,是不是采取措施。这位副主任最终同意,如果采取行动,会将情况告知《华夏时报》。但截至记者发稿时,本报没有收到该分局的任何消息。

 

争论

 

被“强奸”事件暴露社会问题

 

“郑立君事件”的发生引起了社会各界的关注。有关专家认为,“郑立君事件”绝不是个案,围绕“郑立君事件”有几个焦点值得关注。

 

男性强奸没有界定

 

“我觉得自己有点承受不了,我不知道我是不是被强暴了。”郑立君告诉记者。

 

对此,公盟研究室法学博士许志永说,我国法律没有男人被强奸的说法。但从报道来看,郑立君的行为属在被胁迫下发生的。

 

北京岳成律师事务所律师邓亮说,在违背人的意愿的情况下强行发生性行为都应被定性为强奸,在国外,像郑立君这样的情况就会被定性为被强暴,但在国内,法律上只有相对于女性受害者有这样一说,而没有针对男性受害者做出界定。

 

事件暴露了社会问题

 

北京师范大学教育学专家赵忠心教授指出,“郑立君事件”除了当事人自身的原因以外,教育界应该对此进行反思。

 

赵忠心说:“教育应包括两种,一种是‘有字’的教育,一种是‘无字’的教育,‘郑立君事件’表明,目前我们的学校教育欠缺‘无字’教育,学校应成为学生走向社会的演习场,而不是培养书呆子的地方。”

许志永博士则认为,“郑立君事件”反映的是社会治安问题。政府有责任管理社会秩序,避免违法犯罪,而我们不能强求每一个人处世都那么老练。

 

报警不会妨碍个人隐私

 

为了保护个人隐私,郑立君放弃了报警。

 

中国社会科学院应用伦理研究中心伦理学博士后汤建波认为,当今社会是一个注重个人权利的社会,从伦理上说,郑立君放弃报警是可以接受的。然而,公盟研究室博士许志永、研究员李玉洁持相反相反意见。许志永博士说:“报警通常并不妨碍隐私保护,警察有义务保护受害人的隐私。”

 

加害人涉嫌变相抢劫

 

在“郑立君事件”中,加害人诱使郑立君进入客栈,强迫其同卖淫女发生性关系,之后从受害人手里获得金钱。在事件过程中,郑立君曾主动提出给钱,请求不与卖淫女发生性行为,但被拒绝了。

 

针对这一过程,心理咨询师王学军说,加害者之所以强迫郑立君发生性行为,其实是一种心理攻势,这样可以使被害人在事后不敢报警。

 

许志永博士则指出:“加害人构成抢劫罪,以交易的名义实施抢劫。这种犯罪手法在一些地方也出现过。”

点赞 (0)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